没有愿意离开开瑞房产。
在这之前,万丽也曾许多次幻想过,如果有一天和康季平走到一起,会是什么样的情形,自从对孙国海的感情渐渐地淡漠下去以后,这种对康季平的幻想,就经常出现在万丽的脑海里,但奇怪的是,和深爱着的康季平做爱,竟然远不如和她已经不太爱了的孙国海做爱的感觉,万丽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但有一点她是清醒的,她知道康季平心里肯定很难受,万丽低垂着眼睛,轻声说,对不起,我听到外面有声音,就——康季平打断她说,问题不在你,在我。万丽说,不,不是你——康季平朝她摆了摆手,说,我们不说了好吗?万丽点了点头。
在指挥部商量谁去北京的时候,闻舒突然打了个电话来,这个电话和平时不一样,平时闻舒要找谁说话,一般都是闻舒的秘书或市委办公室主任先拨通电话,告诉对方,闻书记要和他通电话,但这一次,闻舒就自己直接拨了过来,以至于万丽接电话的时候,听闻舒说,我闻舒啊,万丽竟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说,是闻书记。当时赵一行和刘立权都在场,听到闻舒来电话,都有些紧张,盯着万丽,也希望从万丽手中接过电话去。万丽说,闻书记,赵市长和刘局长都在。闻舒说,你告诉赵一行和刘立权,我陪你们去北京,替你们去跑腿。不容万丽反应过来,又说,你们什么时候出发,早一点通知我。就挂了电话。万丽把闻舒的意思说了,赵一行和刘立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加上万丽,三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,闻舒亲自跑北京求人,让他们更感到了自己肩头上的分量,这是一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事情!
早晨起来,万丽上班去,一路只觉得神清气爽,轻松愉快,但是,快到单位时,她忽然站住了,远远的看见计部长在和陈佳说话,计部长满脸的笑,和昨天与万丽说话时一样的神态,万丽考虑计部长见到她,会不会喊住她也说些什么话,会不会问一问报告有没有写出来,她有意放慢一点脚步,慢慢地走过去,但是计部长没有喊,只是朝她点了一下头,微微一笑,仍用心在和陈佳说话,万丽进办公室后,赵军已经到了,万丽说,计部长在和陈佳说话呢。赵军说,计部长的工作作风就是这样,很细致。万丽点点头,稍过一会儿,陈佳也进来了,没有说话,万丽便拿自己的眼神去迎着陈佳的眼睛,希望陈佳说点什么,但陈佳什么也没说,就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。
早晨醒来时,心里却忽然一惊,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,但起来后发现一切正常,什么事也没有,心也就渐渐地安定下来。上了一天课,到下晚儿的时候,还是一切正常,万丽回到房间,正在怪自己多疑多虑,电话铃却猛地响了起来,万丽一接,就听到了姜银燕哭泣的声音,说,万丽,康季平昨天晚上送医院抢救了。万丽的大脑猛地一抽,心脏也猛地一停,像是中断了供血,她赶紧扶住了墙,喘了口气,语无伦次地说,怎么会,怎么会,是什么——姜银燕说,医院说是酒精中毒,问题是,问题是,他的身体,他的身体,他的——姜银燕说不下去,呛了几声,噎住了。
早在一个月前,万丽收到李秋和平原的结婚请柬时,就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