答,但他却不说话,一直等陈佳走了,赵军才走到万丽办公桌前,问道,万丽,你到底还是把陈佳的那份报告给计部长了吧。万丽说,是给了,但是当时就拿回来了,我跟你汇报过的。赵军说,那计部长怎么知道陈佳写的什么?计部长说,文采好不好,不是问题的关键,文采是为观点所用的,观点错了,文采越好,问题越大,危险越大,观点对了,文采差一点,还是好文章嘛。这不明明是在说陈佳的报告吗?他怎么会看到的呢?万丽说,我怎么知道?赵军也就没有再问下去,只是淡淡地瞥了万丽一眼,这一瞥,像一道尖利的冰川,刺得万丽心里直发毛。
赵军道,其实冤枉哪,你和陈佳,都是孔夫子的好弟子,都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优秀女同志,在你们面前,我可不敢乱说乱动,别说乱说乱动,连乱想都不敢啊。万丽道,你想你的,谁还能管得着你的想法?赵军说,就凭你和陈佳,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物,我的想法,也逃不过你们锐利的眼睛啊。万丽道,你也太抬举我了,我有那么厉害吗?赵军说,有,当然有。他看了看表,又道,万丽,今天我请你吃晚饭吧。万丽说,你就知道我没地方吃饭吗?赵军说,你们孙国海,今天外面肯定又有饭局,这还用问吗?
赵军和陈佳的说笑却如一根根利箭,刺着万丽的心,如果说,昨天会后计部长和她说了些话,对她是一个极大的鼓励,使她信心倍增,那么,这一点点的信心,在陈佳面前,一下子就被打得七零八落,随风飘走,不见踪影了。
赵军和万丽在一家小饭店要了点冬酿酒,赵军不胜酒力,几两米酒下肚,就醉醺醺了,说,万丽,我以前误解过你,对不起,今天跟你赔罪。说着,就咕嘟灌了一大口酒下去。万丽说,赵科长你说什么呀,别喝了吧。赵军说,我又没有醉,这是米酒呀,我要是喝米酒都得醉,我还是个男人吗?万丽说,今天我们不说机关的事好不好?赵军说,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说机关的事的,要是不让我说,我这酒也白喝了,老实告诉你,不喝这几口酒下去,我还说不出口呢,真是酒能壮胆啊。
赵军随口一说,却说得万丽有点伤神,每到逢年过节,应该是家人团聚的时候,恰恰却是孙国海最忙的时候,他的那帮弟兄,好像一个个都没有家庭似的,又好像一个个都要跟家庭闹别扭似的,就专拣这样的时候聚会喝酒。以前婆婆和丫丫在的时候,情况还好一些。但前不久,孙国海的弟弟要筹备结婚了,需要母亲回去帮忙,婆婆为了让儿子儿媳妇安心工作就把丫丫带回了老家,说定了等丫丫可以上幼儿园了再送回来。自从婆婆和丫丫走后,家里一下子冷清了,很多个夜晚,家里就万丽一个人。
赵军在宣传科长的位子上已经呆了整整五年,时间不算短了,但老是没有机会动一动。就宣传部本部门来看,赵军的希望比较渺茫,因为四位副部长都是上岗不久的,没有年龄较大或者时间较长的副部长,如果没有特殊原因,大概不可能在短时间就挪位子,这样赵军的机会就被堵住了。赵军自己倒不见得很着急,但是组织上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,一个干部在某个位子上时间太长,既不利于工作,也不利于个人。所以,哪怕本人没有想法,到了一定的时候,组织上就会主动关心起来,让你没有想法也变得有想法。
赵军走后,宣传科正科长的位子却一直空着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  在这之前,万丽也曾许多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答,但他却不说话,一直等陈佳走了,赵军才走到万丽办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