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党校特意辟出一个小会议室,座位排得宽宽松松,其他普通班的学员都来看他们的教室,称之为豪华班级五星教室,他们的班主任沈老师也跟他们开玩笑,说,你们这个班,一进来就与众不同,享受特殊待遇啊。
这个悲剧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迹象,周书记在听聂小妹发言的整个过程中,脸部没有任何的反应,连一丝丝都没有,始终如一的是平静,是认真,是用心听和用心思考,是表情的不可捉摸,甚至连微微的点头和微微地摇头都没有,就像他在听前三位同学发言时一样,那三个发言的同学,都试图从周书记的表情里看出他对他们的发言的态度和想法,但他们看不出来。发言过后,心下很有些忐忑不安的,万丽看到他们的表情,深深为自己松了一口气,如果不是因为丫丫生病,她现在也和他们一样在受煎熬,更要命的是,这种煎熬恰恰又是人人想要去受的,争着抢着去受的。聂小妹就因为抢到了发言而过了三天不合眼的苦日子,她把发言的事情看得比天重比地大,万丽甚至感觉到她有一点孤注一掷背水一战的意味,好像人生的道路、前途等等,就在此一举了。
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,使万丽顿时愣住了,片刻之后,她脱口问道,谁说的?许大姐宽容地一笑,说,小万,你进步了啊,组织上的事情,确实不应该道听途说的,以文件为准嘛。不过我也是关心伊豆豆,才问你的。万丽说,我真的不知道。心里就有点打鼓,所谓的无风不起浪,伊豆豆三天两头跑到办公室来跟她套近乎,却从来没有听她谈到过这方面的事情,可见伊豆豆这个人,并不像她外表表现得那么简单,城府相当深,这么想着,又听许大姐说,小万,你的谨慎也是应该的,不过呢,既然都是妇联出来的干部,你在妇联的时候,也就数伊豆豆对你最好,你现在回过头关心伊豆豆,帮助她调动,也是应该的,再说了,伊豆豆的工作能力,也是没得说,调接待处,更是顺理成章,还更能发挥她的长处。
这个消息,不仅鼓舞了全班同学,对党校的工作,也是一个极大的鼓励,黄校长在路上碰到这个班的同学,都忍不住说,这样的事情在党校还从来没有发生过,你们这个班厉害啊。
这个消息万丽已经知道,办公室老师也议论过,万丽也曾动了一动心,但细细一想,又觉得这事情有点缥缈,好像离她很远,她够不着。但是康季平不着一字的信,却让万丽再次动摇起来。她鬼使神差,偷偷去报了名,又请病假去考试,结果也没怎么费神,竟然被录取了,分在市妇联,从一个中学老师变成了机关干部。万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一下康季平,她通过114查号台,查到了母校总机电话,拨通后,就可以直接转到母系了,但最后她还是没打这个电话。
这个心念一产生,却让万丽愣怔了好一会儿。这么多年来,无论在哪个方面,万丽从来就没有在男同志面前示过弱,“时代不同了,男女都一样,男同志能办到的事,女同志也能办到”,正是这样的信心,伴随着万丽从小到大,伴随着万丽一天天地成长。可是到了今天,她却犹豫了,她觉得委屈,觉得向问对她的要求太高。如果她留在宣传部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连向部长自己都说,女同志放在宣传部门工作还是比较合适的。万丽心里反复问自己,如果选择留宣传部,向问会怎么样?既然这三个方案都是向问提出来的,那么,选择哪一个都是有可能的,向问都会有思想准备,也都会接受的。
这个伊豆豆,永远是让人捉摸不透的,万丽一会儿觉得她是个让你能够掏心掏肺的亲密无间的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是为另一件事情,我在苹果园的房子,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于是党校特意辟出一个小会议室,座位排得宽宽松松,其 […]